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深度:太阳能开发热土!中东地区的巨头们

2022-11-06 09:26:34 282

摘要:近年来,在积极的政府政策、招标项目和去碳化目标的推动下,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太阳能光伏已经开始起飞。但是,无论是对希望进入市场的小公司还是对电站运营来说,挑战依然存在。对此 ,Molly Lempriere对市场驱动力和竞争挑战进行了分析。尽管...

近年来,在积极的政府政策、招标项目和去碳化目标的推动下,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太阳能光伏已经开始起飞。但是,无论是对希望进入市场的小公司还是对电站运营来说,挑战依然存在。对此 ,Molly Lempriere对市场驱动力和竞争挑战进行了分析。

尽管起步缓慢,但随着各国承诺实现脱碳目标,中东和北非的太阳能发展正在加快步伐。例如,根据国际可再生能源机构的数据,如果该地区的所有可再生能源目标得以实现,那么2030年的可再生能源容量会达到80GW,预计其中超过50GW是太阳能光伏。

太阳能价格的下跌以及廉价的、阳光充足的沙漠土地都起到了很大作用。此外,大型项目能够从规模经济以及越来越多的招标中获益。因此,曾经犹豫不决的、富含石油和天然气的国家也开始致力于开发大型太阳能光伏项目。

沙特阿拉伯、埃及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等国家一直处于领先地位,这些国家一直在投运大型项目;阿曼、科威特和突尼斯的项目在不断增长。巴基斯坦和伊拉克等国家也在开发首个大型地面电站项目。

根据市场研究机构Frost and Sullivan的数据,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在运太阳能项目价值预计介于50亿-75亿美元。预计2024年并网项目的总价值介于150亿-200亿美元,这些数字表明了这一地区的增长。

数GW级项目增长趋势与低中标价

在中东和北非地区最大的经济体中,涌现了越来越多的、规模庞大的太阳能项目,阿联酋、沙特阿拉伯、埃及和卡塔尔在这一领域处于领先地位。

举例来说,在迪拜和阿布扎比当局的努力下,阿联酋已经成为太阳能光伏开发的领跑者。2021年10月,阿联酋公布了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的计划,其中包括50%的清洁能源目标,阿联酋是中东和北非地区第一个这样做的国家。

Cleantech Advisory的顾问Hamid Can Baş提出,随着大型项目的完工,阿联酋已经接近了2030年目标,因而2022年之后的市场可能会放缓。迪拜和阿布扎比之外的其他国家是否会效仿阿联酋、发布招标项目公告将成为市场规模的决定因素。

另一个巨头是沙特阿拉伯王国,沙特的目标是2023年可再生能源达到27.3GW、2030年达到58.7GW,主要都为太阳能。2017年,沙特可再生能源项目开发办公室(REPDO)举行了两次招标,一次是太阳能项目,一次是风能项目。

一年后,国有开发商ACWA Power的300MW Sakaka太阳能项目中标,中标价为0.0236美元/kWh,这在当时创下了全球纪录。

Can Baş补充表示,第二轮和第三轮REPDO招标以及其他大型太阳能项目的双边协议"描绘了一个光明的未来"。这些招标的本土化要求"不仅代表了光伏电站项目的开发,也代表了一个新兴的光伏产业"。

自那次招标以来,Sakaka太阳能项目的电价记录已被多次打破,包括卡塔尔的第一次太阳能招标,其价格仅为0.01747美元/kWh。最终,由法国能源巨头道达尔(49%)和日本企业集团丸红(51%)组成的联合体开发了800MW Al Kharsaah太阳能光伏独立发电商项目。

除了这些重点开发光伏的国家外,其他中东和北非国家也开始引入去碳化目标,通过招标建设太阳能项目。例如,为了实现2030年的5.6GW光伏开发目标,阿尔及利亚在2019年更新了可再生能源和能效发展计划。2019年,阿尔及利亚拥有约343MW可再生能源,根据中东太阳能产业协会的数据,其中大部分是太阳能光伏。

在整个北非地区,近年来可再生能源行业一直在稳步增长,产能在过去十年中增长了40%。这意味着可再生能源中增加了4.5GW风能、太阳能光伏和太阳能热。同期,这一地区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增长了80%,如果不包括水电,涨幅接近560%。

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政策、法律和法规推动的。例如,埃及在2014年引入了上网电价,随后在2017年允许签署长期购电协议,这让埃及对独立发电商更具吸引力。从1.8GW Benban太阳能电站的开发就可以看出这些变化的影响力。

能源巨头们主导:AWCA、Masdar、迪拜水电局等

在廉价的项目融资和支持性税收制度的鼓励下,中东和北非地区无疑取得了重大进展,虽然如此,仍然存在着一些重大挑战。

Can Baş表示:"其中,部分挑战是由于目前的市场形态造成的,到目前为止,主导市场的一直是由政府管理的大型招标项目。另外,缺少其他机会,例如参与商业电力市场的机会,这让市场发展完全依赖于光伏招标。"

Wood Mackenzie的太阳能分析师Ibtihal Abdelmotteleb表示,这一地区的大部分国家在招标流程方面都缺乏透明度,这令确定真实成本变得愈发困难。

BloombergNEF的太阳能分析负责人Jenny Chase表示,"报告的很多数字完全是假设的,并不是真正的项目付款金。通常情况下,拥有项目的是[国家]公用事业公司。因此,人们对这代表了什么也感到有点困惑,而且流程也不是很透明。"

无论是否可以像声明的那样低,这一地区的创纪录低价对市场上的小公司来说都是一个重大挑战,因为它们根本无法在招标环境中竞争。因此,市场一直由像沙特阿拉伯的AWCA、阿布扎比的Masdar、迪拜水电局和卡塔尔的Siraj Energy这样的能源巨头和国有公司主导。

国际能源署可再生能源市场和政策高级分析师Heymi Bahar表示,政府支持的企业的盛行目前是中东和北非地区的一个特点,但并非一个独特的特征,它更能代表一个处于早期阶段的产业。

"一些地区已经出现了优惠土地分配和优先并网,我们并不知道招标中包不包括这些内容。但我认为,重要的是要理解这是由政策驱动的,在开发初期,这些政策是关键所在。"

Bahar表示,到目前为止,这种政府公司和融资机制的盛行有助于降本,这也是我们在中国和印度等其他地区看到的趋势。

"由于招标流程的竞争激烈,这一地区光伏项目的利润率微乎其微。"

低成本将受到技术价格上涨的进一步挑战,Chase认为,明年的太阳能建设量有可能下滑,短期内,近年来的创纪录低价招标项目可能会出现下滑。近期,多晶硅、钢铁和运输成本上涨,之后的组件价格需要两到三年时间才能回落到2020年的水平,Can Baş也对此表示了赞同。

"由于招标流程竞争激烈,这一地区光伏项目的利润率微乎其微。部件价格的上涨会扰乱项目财务状况。有能力推迟项目的开发商都会选择这样做,希望明年的价格能够放宽。"

因此,有能力推迟项目的公司很有可能会这样做,而那些临近最后期限或有未交付项目的公司需要 "承受打击",以更低的利润率或以亏损的方式交付。

鉴于当前政府在太阳能开发方面发挥的巨大作用,石油价值波动的影响也可能会对项目的开展构成挑战。特别是在科威特、伊拉克或阿尔及利亚等国家。较低的油价可能会降低政府开发可再生能源的意愿。

大型项目之外,拓宽市场空间

为了进一步发展这些市场,可以采取包括更频繁的招标在内的行动,这会有助于市场参与方维持更健康的项目,也会有助于提高市场能见度,提升投资欲望。

补贴改革终结了这一地区化石燃料的人为低价,这有助于实现低成本、高效益的太阳能上网电价,最终通过太阳能节约电费。Abdelmotteleb表示,可以采取的其他措施包括促进当地市场竞争,建立一个知识丰富的客户群以及节约资本支出。

"在政府计划的支持下,当地开发商[可以]在推动中东地区能源转型观念方面发挥作用。灵活的商业模式和对节约资本支出的清晰认识会进一步推动消费者的热情,推动工商业项目开发。"

除了大型项目外,屋顶太阳能有助于拓宽这一地区的整个太阳能市场,为小型开发商和初创企业创造机会。例如,阿曼的Sahim项目为输入电网的多余屋顶太阳能发电提供输电上网电价。迪拜2015年推出的Shams屋顶太阳能项目允许采用净计量方案,确保消费者为输入电网的多余发电获得费用,这些措施都取得了一定成功。

"除了国有开发商外,目前,工商业领域(C&I)的发展也很强劲,""在不同的C&I承购商市场中,当地开发商在市场上扮演着主要角色,为零售商、学校、大学、工厂、农业部门以及矿业部门提供服务。"

大量电站带来的运营挑战

项目完成开发后,仍然需要考虑包括污垢对在运太阳能电站影响在内的运营挑战,沙漠环境会导致组件和其他设备上的灰尘堆积。

卡塔尔环境与能源研究所(QEERI)研究项目经理Ben Figgis博士表示,在卡塔尔,由于污垢的存在,每天的发电量会下降约百分之五十。因此,如果不进行清洁,那么一个月的发电量可能会下降约15%,具体取决于一年中的具体时间。

"这是一个需要应对的重大挑战,我认为有很多技术正在开发当中,而且有很多创新的空间。"

这仍然是一个相当新生的技术开发领域,大部分的焦点都落在自动清洁机器人上。双面单晶PERC组件正在成为这一地区的主导技术。除了电池组件本身,还必须考虑污垢对其他部件的影响。

中东和北非地区的面积超过1500万平方公里,环境多种多样。QEERI能源中心高级研究主任Veronica Bermudez博士指出,并不是所有的沙漠都是相同的。虽然这一地区的许多沙漠非常干燥,但也有毗邻海岸的潮湿沙漠地区,近海岸会导致高盐度。

Chase表示,大气中的灰尘类型也因此而不同,撒哈拉的典型特征是细小的灰尘。"与智利的阿塔卡马沙漠不同,这里的污垢很多,大气中的灰尘往往会降低发电量。因此,虽然天气相当晴朗,但它实际上并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样晴朗。”

不断增长的目标和不断增长的太阳能

尽管面临挑战,但未来几年,整个地区有望出现进一步增长,尤其是考虑到日益增长的太阳能、可再生能源和去碳化目标。

这些目标包括像阿联酋等巨头在2021年10月发布的《阿联酋2050年零碳战略倡议》,其中包括2030年实现14GW无碳能源的目标。此外还有较小的市场,例如,以色列的目标是2030年30%的发电来自太阳能,摩洛哥的目标是2030年可再生能源占比达到52%,阿曼设定的国家能源战略目标是2027年20%的电力来自可再生能源。

"北非国家往往面临相当严重的电力问题,因此我认为,北非国家会继续建设大量太阳能项目,而且这些国家可能会继续与较富裕国家的大型公司签订大合同。"

在更广泛的中东和北非地区,Chase预计 "进入这些地区会有一些意义,我们每年只能建设几千兆瓦项目,没有必要大张旗鼓。"

绿色气体的吸引力: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太阳能氢气

在中东和北非地区,对绿氢这一新兴技术的关注度越来越高。绿氢为储存多余的可再生能源发电提供了一种方案,有助于平衡供需。绿氢还可以作为一种多用途的能源载体,为难以脱碳的领域提供一种潜在的脱碳办法。

中东地区的绿氢潜力尤其巨大,Wood Mackenzie的研究发现,几乎60%的拟议绿氢出口项目都位于中东和澳大利亚。这些项目主要针对的是欧洲和东北亚市场。

Wood Mackenzie研究总监Prakash Sharma在一份报告中表示,"为了减少排放、巩固能源安全,各国和各个行业除了投资可再生能源外,还在寻找基于电力的燃料和原料,而氢气可能是改变游戏规则的元素。一个关键的差异化因素是氢气在贸易能源市场的巨大潜力。2050年,低碳氢气及其衍生物将占到全球海运能源贸易的三分之一左右"。

2021年5月,迪拜最高能源委员会主席兼2020年迪拜世博会高级委员会主席Sheikh Ahmed bin Saeed Al Maktoum为中东和北非地区的首个绿氢项目举行了开幕式。迪拜的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太阳能电站将成为绿氢潜力、以及包括电池储能在内的其他一些技术的示范电站。

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太阳能电站包括1GW太阳能制氢项目,这是在德国工业集团西门子的支持下建造的。该太阳能电站目前有两个在运电站——13MW的一期电站和200MW的二期电站。另外还有800MW的在开发项目。

据DEWA称,这会为迪拜的2050年清洁能源战略提供支持。迪拜的目标是,2050年清洁能源在发电总量中的占比达到75%。

在氢气项目启动仪式上,阿联酋国务部长Sultan bin Ahmad Sultan Al Jaber博士表示,早期推行氢经济会有助于实现阿联酋经济的可持续增长。

"绿氢项目代表了我们朝着这个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这会大大加速我们的可再生能源和清洁能源生产,为我们的气候行动努力做出贡献。"

除了Mohammed bin Rashid Al Maktoum太阳能电站之外,一个由Air Products、ACWA Power和NEOM公司组成的合资企业正在沙特阿拉伯开发一个价值50亿美元的氢气项目。NEOM绿氢项目包括一个年产能120万吨的绿氨工厂。2025年投产后,工厂的太阳能、风能和储能容量会超过4GW,可用于为现场电解器供电。

同时,阿曼将建设全球最大的绿氢工厂。工厂位于阿拉伯海的Al Wusta省,计划于2038年完工,计划使用25GW风能和太阳能。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转载自PV-Tech,所发内容不代表本号立场。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